当前位置

当前位置=> 市场分析

小麦最低收购价再下调明年稻谷跟否?

2018-12-06 文章点击次数: 56

       2019年小麦最低收购价小幅下调后,业内人士发出疑问:今年下调幅度较大的稻谷最低收购价是否还会继续下调?由于稻谷价格同比大跌,种粮效益大幅降低,农户种稻积极性或受影响。
       2019年小麦最低收购价小幅下调后,业内人士对最低收购价已经连续下调、且今年下调幅度较大的稻谷政策自然十分关注。
       近年来,我国稻谷供大于求较为严重,稻米市场下行压力与日俱增,政策市特征日益明显。今年稻谷最低收购价大幅下调后,带动稻米市场整体持续走低。据监测,新稻上市后,普通早籼稻、中晚籼稻和粳稻收购价同比下调200~400元/吨,优质稻虽然相对坚挺,但收购价总体较上年有较大幅度下调,销区多地大米价格纷纷创下近年新低。
       由于稻米市场下调幅度较大,农户出售稻谷价格同比大跌,种粮效益大幅降低,部分品种甚至出现亏损。不过,优质稻受政策影响较小,价格相对坚挺,种植效益相对较好,一定程度上将有利于加快稻谷种植结构调整。  
       稻谷种植效益全面下降
       今年早籼稻种植亩产增、成本增、价格降、收益全面亏损。江西今年调查户亩均净利润-78.13元,同比减255.9%,自2004年粮食最低收购价政策实施以来首次进入亏损,且种植收益连续5年下降。
       浙江今年调查户早籼稻亩均净利润为-71.38元(不含补贴),同比减少104.91元。
       据监测,黑龙江富锦市2018年水稻种植成本平均为11000元/公顷,土地租金为8000元/公顷,普通水稻收购价2500元/吨,折合种植收益约67元/亩。而同期玉米种植收益为117元/亩,且还有生产者补贴。大豆种植收益虽然为负,但加上320元/亩的生产者补贴之后,收益为正,且较粳稻种植效益高。
       湖北省枣阳市中籼稻亩均净利润211.46元,比上年减少201.34元,减幅48.77%。虽然种植效益同比大幅下降,但每亩收益仍达200元以上,是稻谷三大品种中效益最好的一个。
       稻谷产大于需局面未改
       今年稻谷最低收购价大幅下调后,稻谷种植收益预期下降,农户种植水稻的热情降低,稻谷种植面积有所下降,但调减幅度有限,产量依旧较高。国家粮油信息中心11月份预计,2018年稻谷播种面积为3009.5万公顷,同比减少65.2万公顷;单位面积产量为6.948吨/公顷,同比增加0.03吨/公顷;总产量20910万吨,同比减少358万吨;2018/2019年度国内稻谷总消费量19330万吨,同比增加266万吨;我国稻谷(大米进口量除以0.7)进口量为400万吨,同比减少65万吨;出口大米折稻谷量为350万吨,同比增加112万吨。预计2018/2019年度全国稻谷供需结余量为1630万吨,虽较上年度减少800万吨,但结余量依旧较大,市场供应压力仍将继续增加。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主产区大范围启动托市
       由于今年稻谷仍产大于需,市场供应压力较大,单纯靠市场并不能完全消化,稻米市场也因此节节走低,新稻上市后收购价格明显偏低,相当多的主产区收购价格一度低于最低收购价。为解决稻农卖粮问题,今年稻谷主产区仍旧大面积启动托市收购,且部分省份的托市收购量同比还有所增加,说明稻谷最低收购价下调后对农户依旧有较强的吸引力。
       稻米价格仍高于国际水平
       受最低收购价下调影响,国内稻米市场一年来出现较大幅度下调,国内外大米价差大幅收窄,大米进口也持续下降。但目前国内外大米价差仍然倒挂,国内稻米价格高于国际大米价格的性质没有根本改变。
       据国家粮油信息中心监测,越南5%破碎率大米到南方港口完税价与广东地区早籼米的价差在今年6月中旬一度降至240元/吨左右,其后基本围绕在400元/吨上下波动,远低于2017年及以前1000元/吨以上的高点,是2012年以来最低的一年。虽然净进口水平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,但在我国稻米产大于需、供应压力沉重的情况下,大米净进口仍对国内稻米市场带来一定冲击。
       种植结构调整依旧缓慢
       我国食品消费需求已经从过去长期短缺、温饱逐渐进入了充裕、富足的阶段,人们对品质好、营养健康的粮油产品需求意愿增强。优质稻虽然经过多年的大力发展,但当前占总产量的比重仍然偏少。据专家推算,优质粳稻占比约为30%,优质籼稻约为10%。品质低的粮食产品多,品质高的粮食产品市场供应少,不能很好地满足居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,导致普通稻市场整体价格不高,需要国家启动托市收购。优质稻种植效益不如普通稻,导致稻谷品种结构调整缓慢。
       政策性库存仍然易增难减
       今年稻谷产量较上年有所减少,年度结余量较上年下降,加之今年托市收购预案启动时间较上年推迟,收购时间缩短,收购标准提升,因此,今年政策性稻谷收购较上年减少是大概率事件,但仍可能高于政策性稻谷出库量。去年粳稻托市收购量达2200万吨左右,而黑龙江一省的托市收购量占了粳稻托市量的绝大部分。今年该省稻谷种植面积预计较上年下降1.2%,预计稻谷减产幅度不会很大,难以改变黑龙江省供大于求的局面,预计托市收购量较上年度减少幅度有限。目前最低收购价早籼稻收购量较上年有所增加已成定局,当前个别省份中晚稻最低收购价收购的稻谷高于上年。预计全年最低收购价稻谷收购量仍可能达2000万吨左右。
       稻谷托市价调整或更慎重
       与稻谷最低收购价下调同步,今年政策性稻谷拍卖价格也出现大幅下调,但稻米市场价格下调幅度更快,二季度后政策性稻谷拍卖底价大都已经高于市场价,加上新稻上市后价格普遍低开,导致企业参与拍卖热情下降,政策性库存稻谷成交前高后低,后期拍卖成交低迷。
       截至11月底,今年政策性稻谷成交842万吨,较上年减少180万吨左右。当年最低收购价稻谷收购量与出库量相比,预计仍将高出近千万吨,政策性稻谷库存仍将继续增加,这将给仓储、资金构成极大压力,影响我国稻米市场的健康可持续发展。
       今年我国稻谷大幅下调最低收购价后,政策性稻谷库存不降反增,虽然增速下降,但并未达到降低高库存的目的。如果单纯从供求规律和价格规律来考虑,为达到降低稻谷供应压力的目的,继续下调稻谷最低收购价是必要的。但稻谷是我国居民的主要口粮,稻米市场稳定是粮食市场稳定的基础。为保持稻米市场相对稳定,避免稻谷生产及市场大起大落,对明年稻谷最低收购价政策的调整或更慎重。
       政策调整空间预计有限
       稻谷生产具有明显的季节性,对价格反应有一定的滞后性。年初水稻栽插时,稻米市场价格还较高,三季度新稻上市后大幅下降。由于稻谷生产的季节性,稻谷栽插后,即使价格出现较大幅度下降,当年也难以改种其他作物。但在今年种植收益大幅减少甚至出现亏损的情况下,预计下年度调整种植结构将会成为一部分农户的选择。
       去年稻谷种植收益与小麦、玉米相比仍相对较高,今年在三大主要粮食品种中种植效益却最差,也低于大豆种植的综合效益,预计明年水改旱现象将会增加。由于稻谷生产对稻米价格变动响应的滞后性,因此,稻米价格整体下跌后对明年稻谷生产的影响仍需观察,在此期间,政策应保持相对稳定为宜。
       综合分析,由于今年稻谷种植效益大幅下降,早籼稻种植全面亏损,粳稻种植微利,中籼稻种植收益虽相对较好,但政策下调空间也十分有限。因此,在政策后续效应没有全部显现之前,明年稻谷最低收购价维持总体稳定较为适宜。(来源:粮油市场报)


  • 版权所有:长春国家粮食交易中心
  • 技术支持:长春市博鸿科技有限责任公司
  • 电话:0431-88542203 传真:88542204
  • 邮箱:jllssc@sina.cn 邮编:130000
  • 地址:长春市净月区天富路1111号潭泽东南明珠21栋101
吉ICP备13002612号-1

吉公网安备 22010402000534号